脱困炉西峡


  

  今天是从炉西峡走出来的第二天。疲劳的感觉还没从我的身上驱赶走,坐在家中的桌子旁,想用手中的笔回忆发生在炉西峡中的事情,不觉有点心神恍惚。我们是怎么走出来的呢?仔细想想,真有点不敢相信,简直像一场梦。

以为轻松
  此次炉西峡穿越,前面一段路基本上是按预定计划前进的。我们到丽水以后,一路上的秀山丽水让大家惊呼不已。每个人都想着怎么玩得开心些:在渤海,猎人乘上车的间隙买了四副鱼线、鱼钩,甚至想买鱼网;在郑坑,向店家讨来生姜、大蒜,还有醋,想着到营地钓鱼、吃水煮螃蟹;在桂远,猎人用长绳绑上半截火腿肠,扔到一个潭里,想看看会不会有娃娃鱼。而我为了忘带游泳裤而懊恼不已。南方部落二天的行程,我们用三天。这一切都让人有逍遥游的感觉。

意外初现
  第二天,我们在向导的指引下,沿着溪水往下游走。一路上巨石嶙嶙,清水潺潺,又有刺激的小插曲,叫人留连忘返。中午时分,感觉上的时间充裕,向导的极力推荐。蛮人、猎人和我三人决定上山顶看文成境内一块悬崖和瀑布,上山、下山花了近三小时。当我们与向导分手时,时间已近下午三点。我们继续前行,走了一小段路,一场大雨突如其来。只得在路边一块突起的崖壁下躲雨。这时我们看到一根三米多长的竹竿,一头绑着箬叶、稻草。“烧马蜂窝的”金刚大呼一声。一时之间,大家都慌张起来,更想不到的是马蜂窝就在前面十来米处的路中央。蛮人想从下面开一条路绕过去,在砍树时,被马蜂在头顶是蛰了一下,逃回来的蛮人,不到五分钟时间中毒症状就出现了,全身上下都有过敏反应。幸运的是金刚带了足够多的蛇药。对蛮人进行简单的处理后,我们只得下到河床上,从溪对岸向下走,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可以返回原来山路的地方(是用绳子攀上去的)。这时天色越来越晚了。大家急匆匆的走着,沿着山路,又下到河床。天黑下来了,原计划的宿营到不了了,只好在溪边一块沙子堆积的高地上宿营。

意外受困
  第三天早上,疲劳的我们从睡梦中醒来,发现帐篷外正下着雨。金刚出去看了地形,要求马上打包出发。但前两天,一会有雨,一会出太阳,以为今天又是这样的天气,其他人都想等雨停了再走。金刚也就没有坚持,躲回帐篷睡觉了。猎人则继续烧昨晚的八宝粥。其他四人就在帐篷里打牌。时间一分一秒的从身边溜走,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危机就要来临了。中午时分猎人看看雨小了,又一次提出打包上路。但又在我们的戏谑中打消了。想不到是,没过多少时间,原来小去的雨,猛的变大了起来。小溪也变成来小河,对岸出现三条瀑布。只见河水迅猛的向两岸涨起,很快涨起的河水就接近我们宿营的高地,开始冲刷那快沙地。这时大家才发现,我们已经被困了。河水越来越高,都快可以卷走我们的装备了。猎人、金刚带上绳子、柴刀上山去找路准备撤回昨天路上看到房子去。其他人匆忙在雨中收拾东西等待他们的消息。

逃出生天
  等我们已经把包打好,河水已经把沙地中间的石头阶梯冲走了。过了很长时间,猎人他们还没回来,大家的心都提起来了。幸亏这时候猎人、金刚出现了。大家背上又湿又重的包,钻进树丛中向山上进发。借助他俩绑好的绳子我们爬上了山路。这条路走的人很少,可能长时间没人用了。沿着山路到房子去有很大的难度,往下走又不知道通向哪里。怎么办呢?蛮人还是决定往下走,走一步算一步。顺着这条路往下走,走一段就要下到水里去,这种情况下只好用柴刀开路了。一会有路,一会开路,有时候又得借助绳子上下。走着走着,遇上一条上山的路。这条路有点陡,而且是向山上去,方向又是向上游的。感觉上是一条砍柴的路。又是一个选择。休息了片刻,就在蛮人决定上山的时候,猎人从树丛中看到斜对面山崖上有一个山洞。真是幸运,蛮人在南方部落的照片上看到过这个山洞。山洞的对面就是到林纡的山路。于是我们继续开路向下游走。我们在山上钻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一条山路。顺着这条路,我们沿一条支流向上走。走了一段路,在支流上横着一座独木桥,桥的对岸是一个炭窑。不禁让大家心情一阵轻松,找到一个可以后退的落脚点了。我们很小心的过了独木桥,来不及休息就又顺着山势继续往下游开路。对面的山洞变的清晰起来了,希望就在前方。走了很长一段路,估计快接近山路了。我们从山上往下开路。当我们踩在山路上的泥土时,心里又是一阵轻松。顺着路我们直奔目的地——林纡。只是这条路靠近河的地方都被水淹掉了,拉着水边的水杨梅,小心的从水过去,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时,时间已经是4:50了。每个人都已经很累了,水也快没了,只得匆匆赶路。我们到达林纡时,时间已是6:33。我们终于脱困了。

  


相关文章 【推荐】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