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乡的色彩——穿越炉西峡


  

   炉西峡位于浙江省景宁畲族自治县,峡谷幽长,几十里路荒无人烟。向往户外的人中有一句传言:“不走炉西峡不算金牌老驴。”他们还给炉西峡起了另一个名称叫——驴嬉峡。可见炉西峡对驴们的吸引力了。

    春光明媚的四月里,丽水南方部落、畲乡户外运动俱乐部、武义都市部落组织了一次炉西峡游。我这只还称不上是驴的菜驴也蠢蠢欲动,又听说炉西峡即将因滩坑电站的建成而消失,那种诱惑便又多了几分,加上朋友的极力纵容,终于下了决心。收拾行装时才发觉所有的身外之物都可以塞进一只大型背包,余者,都是自寻烦恼。

    天刚蒙蒙亮,营地就开始喧闹起来,大概不论是老驴新驴,对炉西峡的向往都是一样的吧。

    我们沿着一条小小的机耕路向下行走,清晨的一场小雨让路变得泥泞,两边的山是极普通的山,树木并不茂密,甚至于有些光秃,让人感到浮躁,不到半小时,背囊就有些沉重起来,肩膀从来没有承受过这样的重量,我开始有点担忧,这一路行程,我能行吗?

    还好,就在大伙儿的情绪即将低落的时候,机耕路也走到了尽头,我们拐进了一条山间小道,已经可以眺望到峡谷了,两侧是高高的山林,植被已渐趋茂盛,隐约见到碧绿的春水穿越在岩石中,就这样安静的流淌着,似乎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是了,我不在她的怀抱里,又怎么能听得到她的心跳?

    立时,我们的脚步加快起来,真正的行程开始了。有的用上了手杖,有的只好紧紧抓住路边的植物,一步一步向下滑行,可驴都是乐观诙谐的,小心着脚下的路,嘴里却不忘说着笑话,大家在笑声中活跃起来,也许是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脚下吧,此时身上的背包仿佛少了许多份量。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听到溪水的潺潺声了,转过一个弯,顿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明亮。溪流清澈见底,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铺满小溪。

    站在河谷里,向四周眺望,远处重峦叠嶂,近处峡谷清溪,这就是炉西峡了,我们真的已经在她的怀抱里了,忍不住大声的叫出声来:“喂,你好吗?”四周立即回荡着:“你好吗……你好吗……”,那种感觉真是好极了。

    连日的大雨让小溪的水涨了不少,流速也变得有点急,虽然已经是春天,溪水依然冰凉刺骨,我脱了鞋,一脚踏下,只觉得汗毛倒竖,硬着头皮踩进去,发现溪底的石头非常光滑,根本无法站稳,加上流水的冲击,每跨出一步都是艰难无比,我只好放弃努力,重又上岸。而领队大力哥及林风、萧鼓几个却已经肩上背着一个背包,两手各拎一个,溯到了对岸,然后又把我们几个菜驴背过了水,团结互助一直是驴途的精神。

    在溪边岩石间穿行,两岸风光旖旎,每前行百步,只要抬头一望,就会发现山形在变,有的陡险,有的舒缓,时而见山梁,时而见沟壑。山岭一片苍翠,虽说都是绿色,而那绿色也是不同的,落叶植物刚长出的嫩绿是一种极翠的颜色,青嫩得仿佛永远也不会老去,而常绿植物的绿又是墨绿的那种,绿得仿佛要变成黑色,再加上各种各样无名的小花点缀其中,这才是自然的颜色啊——我们心目中原乡的色彩。

    转过一处山谷,各式各样的巨石,让人不得不惊叹,疲劳也立时一扫而光了,虽然腿已经好痛好酸,但面对眼前目不暇接的景色,我是真的顾不得腿痛的事了,拿着相机到处取景,其实景是不用取的,到处都是好素材。

    巨石挡住了去路,前行的路越来越险峻,但驴们喜欢的就是这样的经历。驴兄弟们就地取材,砍来两三支毛竹,用自带的绳索熟练的搭起了简易桥,再用拐杖当扶手,一边一个“迎来送往”当保镖,这样牢固的桥当然不用再担心,我们一个个穿行而过。

    时间在这个时候仿佛不重要了,我们只知道行进行进,在风光如画的峡谷中一路穿行,溯溪、搭桥、过山路……肩膀仿佛也已经麻木,而此时从领队那里传来了好消息,我们午休的地方——桂远村就到了,走过了几十里荒无人烟的路途,我们终于见到了炊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我们休息的地方是一个很大的院落,前面是一圈鹅卵石砌成的短墙,站在院子中,便能很清楚的看见墙外的流水、山林、天空、白云。溪对面是一大片翠绿的竹林,大大小小的竹笋错落有致,几幢农房掩映在竹林深处,溪边停着一支小竹排,几只鸭子在悠闲地戏水。在这样的诱惑下,谁还记得疲劳?几个兄弟立马跑到溪边,有的戏水,有的当起稍公撑起了竹排。队员青藤立在水边说:“有时间,我一定要到这里来住上两天,水之南住一天,水之北住一天……”

    享用过农家美味的鲜笋和喷香的米饭后,我们又踏上驴途,听说下午的行程比较艰难,可也许是风光实在旖旎,或许是刚刚享用完美味,每个人都情绪高涨。

    离开桂远村不久,我们遇上了一处岩壁,岩石和水面几乎成90度垂直,找不到可以站立的地方,下面是碧绿的水潭,幽深不见底,这可怎么过去呢?大家有点发呆,还是几个老驴一马当先,他们先紧贴岩壁慢慢过去,然后站在只能容下半脚的地方,让我们踩在他们的脚背上……过来了,我们又经历了一番考验。

    说实在的,路途真的很不容易,可现在写来,脑海里出现的都是快乐的驴途,已经描述不出那些危险、那些惊吓了……

    接下来的路途是穿越丛林,前行的队伍走的好快,我一路拍照,拉下了,而后面的队伍也许是舍不得这山这水吧,他们又远远落在了后面,现在只有我和青藤静静的在这幽香的峡谷里前行,一会儿在树林里穿行,一会儿在岩石间攀爬,荒废的古道时有时无,我们小心翼翼地行走,岩石因为山泉的滋润很光滑,如不小心一个打滑也许就会滚下悬崖。

    山间非常的幽静,阳光一直透视到密林深处,杂沓的光影在树林间烁烁的闪动,间或一两声清脆的鸟鸣,让四周更显得静寂。我们都没有说话,好象身处一场美丽的梦境,心中无限雀跃,又有种微醺微醉的感觉在全身流动,禁不住的想微笑,想大声的喊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如果,如果真的因为现代化的潮流,这里又将变成一片汪洋,如果这样的美丽也要因为人们想获取一点利润而消失,那还有什么美好是能永远存在的呢?我的心不禁悲伤起来,难道美好的东西就注定了要逝去的吗?

    不知不觉间,明亮的阳光开始松开她无比温柔的臂膀,慢慢向西退去,她也似乎在诉说着离别的依依不舍……

    我们终于到达了今天的宿营地,那是一片空旷的沙滩,四周的高山把峡谷中难得的这一块空旷之地包围在其中,显得格外安宁。在自虐之余,驴子们自然不会忘记享受一番,男驴们的背包好象藏宝盘,他们从包里掏出了小煤气瓶、炉头、钢锅……哇,现代化的东西一应俱全,还有牛肉、萝卜、面条,呵呵,居然还掏出了几瓶酒,难怪一路上我总是纳闷,他们背的包怎么就那么大,简直就有人的三分之二高哦。毕竟是老驴,不一会,就闻到了牛肉萝卜汤浓郁的香味……大伙儿似乎都有点亢奋,静寂的峡谷一片喧哗,树叶、落叶、兔子几个年轻姑娘在沙滩上又叫又跳又笑,早就忘记腿的酸痛,不知那位竞得意地叫起来:“服务员,倒酒!”,我们坐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这些可爱的家伙们!

    暗蓝的天空低沉而深远,星星漫不经心地在夜幕上缀着,睡意轻轻爬上来,把我裹住,我终于在熟悉而陌生的星空下,在同伴的欢笑声中沉沉睡去,梦里,有他和她清越的笑声。

    清晨,山里的空气好象冰凉的薄荷,沁人心脾,雀鸟还没醒来,溪水轻轻地流淌,好象也怕破坏了这种安宁。我轻轻爬出帐篷,尽情地呼吸着充满负离子的空气。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在这里,女士们似乎受到格外保护,别说搭桥架路,男同胞们连做饭烧火也没让女同胞动手。我们还在梳洗,男同胞们已经砍来毛竹,站在冰冷的溪水中搭桥了。

    不过,今天女同胞们也勇敢了许多,湍急的河水中,再也没让男同胞背过河了。路途依然艰险,大大的登山包压在身上真的很重,可是经过了第一天的磨练,已经喜欢上了这种感觉,记得有位驴友说:“苍茫大地有包同行,寂寞也会少几分。”真的就是这样的感觉。我们几个虽说是菜驴,却一直走在领先,让我也不禁惊讶于自己的体力。在蜿蜒峭险的石路间攀行,感觉自由惬意得过分。

    中午是在一个依然如世外桃园般的小村落——林圩村用餐,我知道,我就要离开炉西峡了,虽然好想把所有的一切都抛开,就永远在这里住下去,可是时间太快走过,我该离开了,我还是要回到人间,继续我原来的生活……

    坐在办公室里,窗外有暧昧的阳光和拥挤的人群,电脑上的数据密密麻麻,炉西峡已恍如隔世,只有在起坐之间无所不在的酸痛还在提醒我,闭上眼睛,那漫山的翠绿便汹涌在面前……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我想,在那四十八个小时里,我们这二十七个家伙一定非常奢侈的拥有整个的炉西峡,拥有满山的苍翠,拥有满溪的春水,拥有吸也吸不完的负离子,拥有许多年不曾有过的童真,拥有平日里N天相加的欢声笑语……

    那样的苍穹旷野对我是一种撞击,甚至日月星辰都展现出一种在城市生活中根本无从领会的美感。我知道,我的感悟还很稚嫩,粗劣的文字还是无法捕捉那若隐若现的感觉,但我清楚地知道,记忆已经停在了那年那月,永远不会衰老了。

 

   路线参考:景宁县渤海镇——转乘小中巴摆渡到对岸郑坑——郑坑出发徒步,沿着公路走大约5里路,到达羊角岗村——沿着河谷往下走,小路不大好走,有些地方很滑,但风景优美。到达峡谷前最后的村落--梅岐乡桂远村(20里路——正式进入峡谷,一路坎坷,四渡赤水——林圩村——到达炉西坑渡口,摆渡过河——返回。

  


相关文章 【推荐】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