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足球比分_竞彩足球比分▎官网

图片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市级部门专栏>>市文广出版局>>文化遗产
神与人间的摆渡者——木偶戏
时间:2018-05-22 来源:市图书馆 编辑:wtgd

  木偶戏,在我们家乡称“鬼子戏”。它通俗,古朴,富有地方色彩和历史风貌。对于它,我有一份特殊的情感。

  
 

  
 

  老实说,对木偶戏,小时候的我根本谈不上喜爱,有的只是害怕。记得十岁那年,被家人带着去看木偶戏。那戏场就设在土地庙前,灯火不是很亮,戏台里大约有四五个人,四周围着彩布,竖着很多木偶头。见到木偶那人间难得一见的各种嘴脸,我吓得大气也不敢透,双脚不敢越雷池半步,站在一处空地心惊胆悸,双手也不敢乱指,缩在裤袋内。那晚的情景,我至今难忘。

  
 

  家乡人制作的木偶,脸部勾画很像戏曲脸谱,造型富于想象力,大大小小,形状万千,线条明朗流畅,色彩鲜艳丰富。能左顾右盼,上蹿下跳,嘴巴一张一合,手指伸屈自如,穿上一套合适衣服,形象逼真,呼之欲应。
 

  
 

  
 

  木偶戏的唱调,曲调简单;唱法以吐字为重,讲究喉尾拖腔,叙述用“平喉”,一张薄嘴,既唱男腔又唱子喉;一双巧手,不停敲锣打鼓,又不停地摆弄“傀头”,做出行、坐、跳、打等动作,还得顾给“傀头”更衣换冠。慢慢想来,木偶戏也确实是有看头的,难怪乎其历千年而不衰。

  
 

  
 

  家乡的木偶戏,常于戏台前演出。这习俗乡下人称之为“人神同乐”。我想,也正因为挂了“神”的大号,小时的我,才会感到害怕。现在知道这不过是一种习俗而已,再何惧之有?

  
 

  
 

  小时候出门看木偶戏,是全家最为盛大和隆重的活动。有时候爷爷能在土地庙的戏台子下面坐一整天。后来村里的戏台改址,爷爷的腿脚也不好了。我再也没有看过木偶戏,也不知道在哪里能看见木偶戏,这也成为我的遗憾。最近因为工作原因,我竟然又重新看见了木偶戏。

  
 

   

  

  景宁雁溪 

  木偶传承 

  在景宁雁溪东山的山村,遇到了木偶非遗传承人徐国庭,老艺人深居乡间,不悲不喜、不问世事,守住自己的艺术天地…

  徐国庭,祖上五代均为木偶艺人,他从小跟随学艺,在雁溪东山组建了木偶戏团,红及一方。

  
 

  
 

  木偶都是手工制作,单制作一个人偶头就需要3天时间,雕刻,打磨,上彩。还有手脚,衣服,头饰,组装提线。制作木偶的手艺,是木偶艺人所需要具备的。现在衣服多为工厂定制,价格不菲。单服装的价格就花费了1万多元。但是服装的精美直接影响着舞台的效果,就如一个人的门面,木偶的整洁美观,就是木偶艺人的门面吧。

  
 

  以杯酒慰风尘,独赏单支悦己。和每一种古老的技艺都会遇到的问题一样,技艺的传承断代,资金的欠缺都不可逃避的发生。他现在收的两个徒弟,是本村的村民,农忙时候干活,农闲了,跟随徐国庭走村,徐国庭的儿子也陆陆续续的跟着父亲学,却不能再做到技而精。

  由于资金的不足,无法制作足够的精美的木偶,戏份不能安排很多,台景也不能更换,少了许多观赏的乐趣。然而,徐国庭却还是依然的坚守着他的这一份执着。

  
 

  

  传统的,也许有一天会从我们的日常生活里渐行渐远,但是,这些曾经的文明,总会用一种更加高贵而优雅的模样,牢牢的锁在时光的节点上,散发着光彩。

  
 

  
 

  惋惜?叹息?有些东西,既然必将是要作为历史的,那么就让我们在此刻还拥有时,好好体验和珍惜。约个时间,全家老小一起去景宁雁溪看木偶戏吧!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_皇冠足球比分,竞彩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