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足球比分_竞彩足球比分▎官网

图片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市级部门专栏>>市文广出版局>>文化遗产
“缙云黄帝文化”与“文化缙云”
时间:2014-12-19 编辑:wtgd

    本次缙云黄帝文化学术研讨会已经是第三届了,通过几届研讨会的成功召开,社会影响广泛,对于探讨中华文明邈远的演进流程,昭示缙云历史人文资源与名胜山水内涵,弘扬地方文化软实力,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可以说,起自“缙云黄帝文化”与“生态缙云”的创意挖掘,已经上升为“文化缙云”的认知层面,正在形成新的地区文化张力,在海内外的知名度和聚合力也正在日益提高。
    从历史记忆看,黄帝发迹于黄河中上游的西部地区,据《史记·五帝本纪》《索隐》引《地理志》说,黄帝控制的四至范围,“东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鸡头,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荤粥。”宋罗泌《路史》卷十四《后纪五》也说:“黄帝抚万灵,度四方乘龙而四巡,东薄海禅丸山,西逾陇欸笄屯,南入江内涉熊湘,北届浡碣,南临玄扈。”江指长江,湘山在长江以南长沙益阳县。是知黄帝族势力一度南扩到长江以南广大地区。那么,黄帝族势力南扩,究竟到达什么地区呢?宋乐史《太平寰宇記》卷九十九引东晋晚叶刘宋时诗人谢灵运写的一本《名山志》,书中谈到浙江省中南部的丽水市缙云县的“缙云山,孤石干云,可高三百丈,黄帝炼丹于此。”这是有关黄帝族势力南扩所至缙云地区的传说。
    早在晋代(326—342),缙云山苍龙峡口的鼎湖峰下专门建造了缙云堂,到唐玄宗时又改名为“黄帝祠宇”。以后历代祭祀黄帝,北方有陕西黄陵,南方有浙江缙云,史称“北陵南祠”。今天的缙云县在1300多年前的唐武则天万岁登封元年(公元696)就置县了。缙云县的得名,源自黄帝缙云氏南扩的古老记忆。据《史记·五帝本纪》《正义》载:
    黄帝有熊国君,乃少典国君之次子,号曰有熊氏,又曰缙云氏,又曰帝鸿氏,亦曰帝轩氏。
    《云笈七签》卷一百《纪传部·纪一》云:
    或云帝(黄帝)炼金丹,有缙云之瑞,自号缙云氏。
    但《史记正义》又引贾逵曰:“缙云氏,姜姓也,炎帝之苗裔,当黄帝时任缙云之官也。”《册府元龟》卷七百八十云:“黄帝轩辕氏,姬姓之祖也,黄帝受命有云瑞,故以云纪事,百官师长皆以云为名,号缙云氏,其一官也。”这两个说法与上说不同。舍史传纷争不说,缙云县与黄帝文化的联系,确可谓源流悠长。
       缙云古称“缙云墟”,元陈基诗云:“不逐扁舟泛五湖,一官迢递缙云墟,遗民世守轩辕鼎,博士家传魏国书。”(见元顾瑛编《草堂雅集》卷一。王达钦主编《缙云古城》“诗赋文编”章失收)《明一统志》卷四十四“处州府”有古迹“缙云墟、轩辕丘”,自注云:“在丽水县治南七里,今呼为旧州,唐末卢约窃据是州,遂徙今地。旧传约将徙,访于三平和尚,云:‘黄牛卧处好。’安州因访近山,有黄牛吪寝,因迁于此,治处州,为古缙云墟上应牵牛之宿,下当少阳之位,黄帝炼丹于缙云之山。”
黄帝与“缙云墟”的传说,似与一部千年疑讼的筮占书《归藏》中的“晋之墟”有联系。
且先谈谈《归藏》一书的疑讼。《归藏》在汉代尚存。唐虞世南《北堂書鈔》卷一〇一引汉桓谭《新论》云:“《归藏》藏於太卜。”太卜是汉代官署,藏有《归藏》,但《汉书·艺文志》漏收。《隋书·经籍志》始著录晋薛贞注《归藏》十三卷。《新唐书·艺文志》著录司马膺注《归藏》十三卷。但《归藏》后来失传,以后的复出本被疑为伪书。如宋刘炎《迩言》云:
或问《连山》、《归藏》之真伪,曰:《汉志》不录《连山》,《唐志》则有之;《汉志》不录《归藏》,晋《中经》、《隋》、《唐志》皆有之。昔无今有,其伪可知,况其言之不经耶!
清朱彝尊《经义考》卷三《归藏》云:
《连山》、《归藏》乃夏、商之易,本在《周易》之前,然《归藏》汉志无之,《连山》隋志无之,盖二书至晋隋间始出,而《连山》出于刘炫伪作,《北史》明言之。度《归藏》之为书,亦类此尔。
自宋代以来,《归藏》几乎都视之为伪作。唯宋王应麟在《玉海》卷三十五云:
(《归藏》)其书汉魏不传,至元丰中始出于唐州比阳(今河南泌阳县)之民家,世疑伪书,然其文古,其辞质而野,其错综有经纬,恐非后人之能为也。
    《归藏》这部古老的筮占汇集,在汉魏时已不传,晋隋时复出,被疑为伪书,在宋元间相继失传,传世文献中散见一些佚文,清人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辑有《归藏》一卷。值得注意的是,1993年湖北江陵王家台15号秦墓出土竹简,发现两种《归藏》抄本的残简394枚,总字数计约4000余字(王明钦:《王家台秦墓竹简概述》,《新出简帛研究》,文物出版社2004年版),竟可与文献中《归藏》佚文内容相对照,所谓晋隋以来伪书说,其实是不确的,我有一篇《谈谈《连山》与归藏》(刊于《文物》2010年第2期),考证指出“史传《连山》、《归藏》两部已佚的古老筮占书,非出后人杜撰,确是有其由来的,《连山》在商代甲骨文筮占材料中见其踪迹,《归藏》则有湖北江陵王家台出土秦简证其不伪,两者有本自远古传说及夏商周三代的筮占材料。”。
    传世《归藏》有黄帝及“晋之墟”的佚文中:
    昔黄帝与炎神争斗涿鹿之野,将战,筮於巫咸。巫咸曰:果哉,而有咎。(《太平御览》卷七九引)
    夏后曰启筮:享神於晋之灵台,作璇台。(《太平御览》卷一七七引)
    昔者夏后启筮:享神于晋之墟,作为琼台,于水之阳。(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归藏》)
    王家台秦简《归藏》中也有黄帝及“之虚”的条文:
    同人曰:昔者黄啻与炎啻战…□(巫)咸。□(巫)咸占之曰:果哉,而有吝(咎)…(182+189)
    曰:昔者夏后启卜(享)帝之虚,作为…(336)
    传世《归藏》佚文,与地下出土这数则《归藏》条文相对照,除了内容相同外,格式体例也基本一致。可见传世《归藏》实有所本,绝非出于后人杜撰。“(享)帝之虚”即“享神于晋之墟(又称‘晋之灵台’)”,、晋、缙同源同音,当为不同历史时期同字之异写,而所(享)、所享祭的帝(神),实指黄帝,这与缙云黄帝与“缙云墟”的传说,其间的演绎关系是显而易见的。
    有关黄帝的记忆传说中,有着许多东南文化的因素,缙云地区黄帝祭典文化的历史传承,散见于传统文献到地下出土文献中,绵延不绝,较之全国其他地点的黄帝祭典文化而言有其固有的优势,即其文脉的延续自汉晋以来二千多年相贯,基本没有中断,向上追溯,虽然复杂,却有迹可以稽寻。缙云地区地下出土文物,史前磨制石器至商周印纹陶,乃至晋唐宋元“黄帝祠宇”残瓦断砖,摩崖碑铭,拾掇在俯仰之间。缙云黄帝文化实在厚重。为此,再向缙云县委、县政府及浙江省与丽水市有关方面提供六点建议:
    一、积极发挥地方贤达的人才优势。缙云过去在本地黄帝史传、民间古迹调查、民俗口碑挖掘整理等方面做得较充分,有相当的基础,应该以老带新,有意识有目的培育后续人才队伍。

    二、建立缙云黄帝文化研究基地。当今许多地方政府有心于挖掘当地传统历史文化以提高地方文化品位和构建社会进步的基础。如山西运城有虞舜文化研究基地,四川北川有禹羌文化研究基地,都很成功。设立缙云黄帝文化研究基地,首先要得到地方政府的经费和其他资源的支持,又应与一些相关的全国性学会讨经验,商事宜,充分利用全国的学术资源和研究力量,可收到事半功倍。

    三、加强与全国黄帝祭典文化所在地之间的交流。当今陕西黄陵、河南新郑、四川盐亭、河北涿鹿、北京平谷等地黄帝祭典都已经常态化,展开交流,不争不怒,有祖大家祭,圣祖子孙敬,要在和谐,共襄盛举。
    四、重视缙云黄帝文化的软硬件建设。如主题网站建设、黄帝祠的生态环境保护、建筑设施设计、原生态祭仪的搜集整理、礼仪的规范化等等。
    五、提升缙云黄帝祭祀大典的级别,北方陕西黄陵的黄帝祭典,因历史或政治等方面而具优位,级别似有国家级档次;河南新郑的黄帝年祭,因得到省委省政府及一些全国性学术团体的支持,近年来级别也在逐步提高,影响有所扩大。而长江以南地区仅有浙江缙云一处盛祭黄帝,有南国近海的地理位置优势,如能得到浙江省委、省政府及上级部门的实际支持,必大有可观,史称“北陵南祠”,当能再现。
    六、全面展开海内外寻根问祖的联谊、宗亲姓氏联络,特别是海峡两岸炎黄子孙共同祭祀黄帝,意义具在,自不待言。
    文明思源,慎终追远,古为今用,以知兴替。利用本届研讨会之机,我们向缙云地方政府献上“文化缙云”的提议,立足于历史文化的整合,由“缙云黄帝文化”与“生态缙云”的实施,进入全面认知“文化缙云”的后续发展思路。出发点就如前文化部长孙家正最近指出的,“文化是人产生的,但是作为传统以后,文化一直是在抚育着人类。”文化问题从来就是关系全局、关系长远、关系根本利益的问题,归根结底是科学发展的问题,“文化缙云”的后续作为,不是仅仅为了旅游开发,根本出发点是为建设好、保护好居住在这里的人们的生活家园与精神家园,包括物质环境、生态环境、生活环境和文化环境,激发他们的“归属感”和积极性与创造性。
    总之,“文化缙云”,注重于地著居民的生活惬意,与对外所能产生的无限魅力。我们衷心期望缙云县委和县政府能够大力弘扬缙云黄帝文化,围绕彰示缙云历史人文遗产与名胜山水文化资源,做好“文化缙云”这篇大文章,利用好相关的有形和无形“历史文化财”,精心维护缙云历史文化胜迹与生态环境,保护开发民间民俗资源,全面规划、逐步建设好相关设施配套,为促进缙云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和文化繁荣而不懈努力。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_皇冠足球比分,竞彩足球比分